作者:王小玲


一只翩然而至的蝶凝止于我的肩头。震颤的双翅微微收拢,轻踏花蕊的细足清香的立于我的颈项之侧。那里,是我最钟爱的开满淡紫蝴蝶兰旗袍左肩上含苞待放的一朵。轻轻侧过脸,与一只蝶对视,与一朵花的灵魂对视。我的目光应该是柔的是暖的,竟不敢直视这美丽的精灵,分明是一颗美到极致的精魂——我的心不堪美艳一击,在此时竟是如此的脆弱,强烈的痛感让我的目光也 A (灼伤、灼痛)。

那一袭紫黑的蝶衣,是上好的丝绸的质感,晕着点点的黄,若隐若现,不可碰触,不敢碰触。那般的高贵神秘那般的典雅脱俗。破茧,是为了寻找生命的花朵,用一身的美丽,用一生的痴情,短暂的生命不曾放弃过。生命的意义就是为了美,为了寻找美,为了展示美。

因为美,而成为永恒,成为人们美的幻想和寄托。

最美的梦境是蝴蝶梦,最美的纽扣叫蝴蝶扣,最美的戏服称做蝶衣,最美的舞姿喻为蝶翩跹,最美的爱情是化蝶而去的梁祝……

那么是谁,安排我在阳光的花影间与一只蝶相遇,让我灵魂的尖端随蝶的纤纤细足舞出春天的芬芳?

你从哪里来?你又到哪里去?为着怎样一段生命的轨迹,在这一刻,神奇的静栖于我的肩头?

静是禅。

净是禅。

仿佛冥冥命运中赐予我一瞬得天独宠的美丽,让我的心静在蝶翼的翩然中,让我的魂净在蝶衣的绮梦中;使我的生命经的住岁月最苛刻的吟读,让我在清晨花瓣的露珠上构筑水晶的房屋,安置我们的芳香的邂逅。

不期而遇的蝶啊。

颤动的双翅萌动一树花蕾,潮涌一河春汛。

我将以心为桥,走进春天的脉络,将一朵最美的花融入生命。

由此住进幸福的春天,永远的春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