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由一天天世界合作作者,锦依撰写发布


“御绫~御绫~快接电话~”

我拿出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:“喂,请问哪位?”

“御绫,是我小符,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。没必要弄成这样……”对面传来了一道好听的女声,温婉的声线好似夏天的荷香,令人心旷神怡。

“没得谈,我已经说过了,我不会回去了。”我冷漠的声音似乎打击到了对面,电话短暂地陷入了安静。这道声音我实在是熟的已经有些厌烦了。

“已经三个月了,我都已经拒绝你三个月了,是个人都该放弃了吧。”我率先打破尴尬,说道,“理由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。你们的乐团很好,你们的乐器水平都已经是超专业的。我继续留在你们乐团里只是拖累你们而已。”

“可那也是你的乐团啊!”对面打电话的人似乎不止一个,愤怒的声音取代了先前的温婉声线,如同野兽般冲着我咆哮,“天音乐团不是你一手建立起来的吗?我们几个人也都是因为你才会加入的啊!现在你说不要就不要了,你当我们是什么?一次性用品吗!?”

“呵……我回去打杂吗?不能碰吉他的吉他手要来干嘛?”我看了看右手上的四根手指,原本修长的手指缺了一根,两根手指之间的空洞就好像一张大笑的嘴,嘲笑着我心里尚存的侥幸,几近破碎的希望,嘲笑着我的一切。

三个月前,我为了救一个跑到车道上的小女孩,被一辆车碾了手。虽然其他四根手指保住了,但是无名指当场被碾断,医生无奈之下只好切除了我的音乐生涯。

“反正我本来就是咱们中间最烂的那个,当年那个经纪人说的没错。只要再找个吉他手,你们的乐队就能出道了。结果你们居然在这骚扰了我整整三个月……你们还是另请高就吧”

“你TM……”“好了好了,给我说……”

“御绫,就像你说的。如果我们想出道,只需要再找一个吉他手就行了。”第三个略带清冷的声音的主人似乎接过了电话,“所以,我们决定解散乐团。”

“你说什么!?”

“解散乐团”四个字如同惊雷一般狠狠地劈在了我的耳边,我刚想问林娴怎么回事,对方就已经给了我回复:“天音乐团的成员有你,我,阿璇,小符,莫言。缺了一个,都不是完整的天音乐团。你说你不想再玩音乐了,我们尊重你的意见。但这个乐团也就没意义了,解散算了。”

“你们…努力了这么久……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站在舞台上吗?明明只要换个人顶上我的位置就……”我咬着牙,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了这些话。

“你是**?”对面的声音再次变换,平淡的声线让人听不出她的喜怒哀乐,“哪有乐团会找人顶掉团长的位置的?如果有那这个乐团估计也离解散不远了。”

“别说了,赶紧给我滚回来!老娘花大价钱找了一个跟你一样右手受伤的吉他大佬,包教包会那种。速度滚回来给你爸爸我道谢!”暴躁老姐阿璇在电话旁喊到。

“御绫,当年约定好要出道的不是天音乐团,是我们五个人。所以,回来吧。我们一会都在等你。”小符的声音带着近乎恳求的语气,就好像基督教徒请求耶稣带他们去主的身边一样的诚恳。

我咬了咬牙挂掉了电话,抬头紧闭双眼,想防止什么东西从眼眶中流出来。

但这只是徒劳。睁眼的一瞬间,眼眶中蓄满的晶莹夺眶而出,顺着脸颊流下,滴落在地上碎成几瓣。

……

另一边的一个仓库中,天音乐团的其他成员正站在一起。

阿璇用力地把手机摔到了地上:“CNMD!!”

林娴轻叹了口气,道:“大家明天……来吃顿散伙饭吧。”

原本就在起头上的阿璇闻言更是怒不可遏,又把自己脖子上的耳机扯下来砸在了地上。巨大的声响吓了小符一跳。

“阿,阿璇……你,你别生气。下次一定会……”

“下次!?还有个屁的下次!!解散乐团这种借口都搬出来了都没用还能怎么劝!?”阿璇暴躁地吼道,“CTMD!”

尽管小符被阿璇吼了一嗓子,但她依旧安慰着阿璇。她看得出来,阿璇企图用狰狞来掩盖的失落。

莫言转头看向林娴,问道:“娴姐,天音乐团真的要解散吗?”

“我没有在开玩笑。”林娴用手使劲地揉着太阳穴,“不能一起出道,那这个乐团还有什么意义吗?阿璇,回头把这个仓库退了吧。没有再租下去的必要了。”

空气顿时像凝固了一般,整个仓库安静的落针可闻。失落和不甘充斥在少女们的脑中。这个仓库承载了她们太多太多的经历,不论是练习时出了差错而互相指责,还是休息时大家一起聚在一起吃外卖。这座仓库见证着五位少女羁绊的建立。

结果,还是要跟这里告别吗?

在这个电话拨通前,林娴就提出要解散乐团的想法。如果这次还是失败,那么就讲这个无用的乐团解散,大家各奔东西。

“嘁!”阿璇从地上抓起耳机离开了仓库,大步流星的样子像是没有一点不舍。

“回去吧……”林娴又叹了口气,也离开了。

莫言也离开了,诺大的仓库顿时只剩小符一人,冷清地令人害怕。

“这个仓库,以后都会这么冷清吗?”小符低声呢喃道,垂下的刘海遮住了脸,看不清表情。

抿了抿嘴唇,小符也离开了。

第二天,林娴搬来了一张超大的桌子。在上面摆上了火锅。桌子上方拉了一条红色条幅,还用白色的字写着“天音乐团散伙饭”。

阿璇是第一个到的,看了正在忙碌的林娴,咧了咧嘴:“特地摆火锅我理解,干嘛还拉横幅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林娴淡淡地说着。

“哇!火锅耶!”后来的小符看到了桌上的菜,迅速冲到了桌前,说道,“好香啊!”

“先别动,等乐团人来齐了再吃。”林娴打掉了企图偷尝酱料的小符的手。“这么闲就来帮忙。”

“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在这个仓库里吃的就是火锅,现在想想我们认识也有两年了吧?”莫言也来了,看着桌上这似曾相识的火锅,像是感慨般的说道。

“是啊,两年了呢。还记得当初娴姐说要做火锅的时候御绫还嘲笑过她呢,结果后来在那可劲儿的真香。”小符低下头,略显失落地说道。

场面再度陷入了尴尬。锅中水翻腾的声音在场所有人听着内心都是百味陈杂。

锅底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都可以开吃。但林娴却死死地盯着那扇大门,生怕自己错过什么动静一样。

大家都明白林娴特地准备火锅以及时不时盯着门是什么意思。她们也都不愿意放弃心里的那一丝希望。

所有人就这么站了10分钟,林娴揉了揉有些泛红的眼睛,轻咬下唇,说道:“吃饭吧……”

终于,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了。不论是面无表情的莫言还是爱笑的小符,哪怕是平时一副暴躁老姐的阿璇,此刻都是红着眼眶坐在桌边,谁都不敢先动筷子。

她们由衷地希望门口能传来一句:“你们吃火锅都不叫我?太过分了。!”

“你们吃火锅都不叫我?太过分了!”

诶?

四人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,机械性地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。

她们心里默念了无数次名字的主人站在了门口,带着熟悉的笑容,朝着她们慢慢走来。

是的,就像漫画里的主人公一样,我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了。

“御绫!!”小符最先反应过来,猛地冲了过来抱住了我。这个平时总是喜欢笑的小姑娘此刻流出了开心的泪水,打湿了我胸前的衣服。

“沈御绫我CNM!!你TM还知道回来!?”阿璇猛地站起来,快步走到我面前推开了小符,然后给了我一巴掌。

“啪!”

清脆的声音响彻仓库,但就在我摸着有些发麻的脸颊的时候,阿璇也突然抱了上来。

“我TM差点就动筷子了啊你个混蛋!!”饶是平常一副社会样的暴躁老姐也是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,大颗大颗的泪珠夺眶而出。双手与其说是抱不如说是怕我离开而紧紧地箍在我身上。

“欢迎,回来。”莫言也是眼圈发红,颤抖的嘴唇难掩心中的兴奋。嘴角上翘,朝着我露出了一个略显僵硬却又真实的笑容。

“那么我宣布!”林娴揉了揉眼睛,笑着大声说道,“天音乐团团长归来欢迎会,现在开始!”

说着,她伸手抓住了横幅,用力一拽。露出了下面写着:“天音乐团团长归来欢迎会”的第二条横幅。

“诶!?那条横幅后面居然还有一条吗?我都没发现。”

“卧槽!这也在你的计算之内吗!?林娴!!”

“娴姐你,早就知道了?”

“就是她把车票送到我家里来的你说呢?”我叹了口气,说道。

“娴姐你早就计划好的!?那你还装成一副以后再也见不到的模样来骗我们!?”

“我靠看不出来娴姐你还是个腹黑啊。”

“过分。”

林娴见枪口都逐渐转向了她,哈哈赔笑道:“别这么说嘛,我是真的不确定计划有没有成功,绝对不是想看你们失落……咳咳,总之,为我们天音乐团团长的归来,干杯!”

“好狡猾!哼!不过这次就算了,干杯!”

“你下次自己掂量着点哦,干杯!”

“干杯!”

我看着眼前这一幕,不禁有点鼻子发酸,大喊道:“干杯!”

“小符!那是我的肉丸!”

“明明是我先夹到的!阿璇放开!”

“真是的莫言,酱汁都沾到脸上了。”

“唔,擦一下就好了。”

……

…………

看样子,这个仓库以后还会一直热闹下去呢。


本文版权归锦依所有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 
返回顶部
江, 锦依